您的位置: 首页 >金融 > 正文

起底仅剩半条命的家盒子:无法正常约课 能否续命存疑

2019-03-30 10:46:09来源:北京商报

早教品牌家盒子似乎正在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时刻,继上海家盒子菲儿店闭店后,近日,位于北京的家盒子中粮店也遭到了家长投诉。投诉称家盒子中粮店“撂挑子”,明明还有课时,却根本约不上课,工作人员无法给出合理解释,呼叫约课电话已显示号码不存在。自去年10月起,家盒子陆续被曝出北京、青岛、上海等店面闭店,老板“失联”,消费者维权无门。而这次的中粮店危机再起,会不会成为压垮家盒子的最后一根稻草呢?其如今的实际运营情况如何?还是否能得以“续命”呢?北京商报沸点调查小组前往家盒子中粮店展开了调查。

无法正常约课

“我们本来是在离家不远的家盒子CBD店办的两年4万余元的会员卡,去年10月,家盒子突然发了一个声明,说为配合北京市政府迁址,朝阳区化工路改造工程实施,家盒子南磨房中心店(即CBD店)停止营业,并称会员游泳课将转到其他中心上课,并不予退费。”家长刘女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当时很多家长是去闹的,觉得不能退费是霸王条款,转地方上课对于家长和小孩子而言都是很大的负担,能转的店面离家太远了,但我们最后还是转到了离家30多公里的家盒子顺义中粮店。”

“家盒子的约课只能通过微信,大概去年11月开始勉强还能约上,但从今年开始基本就约不上了,最近听说又走了一批游泳教练、课程老师等,”刘女士补充道。感觉家盒子就是“有意隐瞒经营状况”,不给退款则是为了“拖延时间”。

按照刘女士给的约课电话,记者拨打后显示号码不存在,家盒子咨询400电话始终是忙线,而其在工商登记的所有电话不是无人接听就是没有呼叫权利。位于望京的家盒子已搜不到相关联系电话。

记者随后前往家盒子顺义中粮店暗访,作为周末通常最为热闹的早教机构,中粮店显得格外冷清,偌大的场地只有4名工作人员,前台有一名家长在核对上课次数。记者说明来意欲了解课程和报名信息后,工作人员耳语后略显“意外”。

有别于一般销售方法,一名女性工作人员并没有就家盒子的理念、课程及特色做介绍,而是直接告诉记者现在有12节游泳和12节早教共计24课时的产品,有效期3个月,总价6300元。记者询问有没有年卡及长时课包时,工作人员回答没有,称因国家政策规定不让收费超过3个月,随后就没有工作人员再跟记者沟通。在记者的要求下,男工作人员同意带记者参观环境。

据介绍,中粮店面积约4500平方米,2016年开业。记者在参观过程中看到,没有任何早教课程在进行,只有少量的孩子在玩游乐设施,泳池区域有1名教练在给3个家庭上游泳课。

在营店面承压

据悉,从去年10月起,不止北京CBD店,家盒子青岛店也被曝出水质和安全问题后闭店。闭店通知显示,暂停营业的原因是商场给早教中心停了电,陷入租金纠纷。深圳店曾在11月闭店,在12月重新开张后被指拖欠员工工资,教师大量流失。而上海店在今年3月初被曝突然闭店,老板“失联”,会员剩余课时价值400余万元。家盒子北京西直门店也在今年2月闭店后,称将会员转至其他店面继续上课,而CBD店和西直门店两家共牵扯会员过千人。

在跟工作人员的攀谈中,记者印证了家盒子陷入了运营困境的传闻。“现在约课就是得勤约着,中粮店有4名游泳驻场教练,望京店共用六七名课程教师,中粮店自身再加接收CBD和望京店的会员,总共在册超过1200名会员。加上一直有会员来闹让退款,前几天还刚走了5名教师。”工作人员说道,“现在没人,课表我们都是周一才能发出当周的。现在除非有大笔的资金进入,否则我们也不知道目前状况还会维持多久,这也是不建议您办长期课时包的原因。”

同时,工作人员还谈道,他是从上海店过来的,上海店已有一两年不盈利了。“租金太高了,上海那个店还不是繁华地带,大概1500平方米,只开了游泳课程每月租金要35万元。”

据悉,上海店闭店消息曝光后,受影响会员达600余人,涉及金额数百万。其老板马文军曾对媒体表示,自己并未“失联跑路”,而是确因资金问题受到房东施压而断电。

马文军对资金紧张的情况作出了两点解释,一是整体经济形势不好,公司从去年起裁掉了一批员工,上海店从去年起将员工人数从最多的30名缩减至约20名。二是此前在北京投资三四千万的分店被拆迁,导致北京、上海、深圳、青岛等多地的门店运营受到影响,目前北京只剩两家在营。此外,马文军还表示,青岛店在与房东协商后得以继续开业。“确实是去年情况太差了,自己身上已经没有什么钱可以再掏出来。”

能否续命存疑

根据启信宝,家盒子运营公司为新疆家盒子文化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曾用名北京家盒子文化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马菁。公开资料显示,马文军与马菁有亲属关系,或为兄妹。而马文军刚在今年1月底代替马菁,变更为新疆家盒子文化有限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上海家盒子菲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按中粮店工作人员的说法,其为北京目前两家店的负责人。

此外,记者还发现深圳家盒子文化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也在今年1月底,由马菁变更为第三人。而记者暗访的中粮店,发现前台有北京启文家盒子汇款信息的二维码,而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3月初也由马菁变更为第三人,投资人由北京家盒子文化有限公司企业法人变更为北京海曦投资有限公司企业法人。可见,“出事”的几家机构都陆续更换了法人。

有律师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这类闭店跑路事件,对于消费者而言,是合同纠纷;从公司自身而言,可能面临破产;从投资人跑路角度而言,可能涉嫌诈骗等刑事问题。法定代表人变更,往往是企业发生重大变化的警示之一。其变更固然是法人经营过程中的一种正常行为,但是,变更后的法定代表人的能力、资历与职位的匹配性是否合适,是否出现了其他经营活动的重大变更,均应引起高度重视。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不可能随时关注企业法定代表人之变更,但在进行大额消费时,仍然有必要通过公开渠道对企业的基本信息进行了解,且像家盒子公开信息可查得有大量自身和关联风险,尤其应当高度重视。

“家盒子作为曾经高端早教机构的风向标,一直以直营方式在扩张,重头资的投入也决定其有较长的成本回收期,如果这其中发生闭店或资金链出现问题的情况,各店之间就会出现‘按下葫芦起了瓢’的状况,问题会在各店面之间来回发生。毕竟现在的早教机构还都是采取大额预付费的方式,且没有第三方监管这类账户,一旦出现问题,消费者只能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北京早期教育发展促进会不愿具名的从业者告诉记者。

从家盒子几家公司陆续更换法人来看,其易主原因还不明朗,但可以断定的是,如果没有大笔资金进入,其或“命不久矣。”

北京商报沸点调查小组/文并摄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